教育诊疗在班主任工作中的地位和作用

晨曦中的陈锡     

本文摘自k12教育网

班主任工作千头万绪,如果处理不好很容易就会迷失方向,身心疲倦,从而产生严重的职业怠慢感。我认为具备一定的教育诊疗的意识和能力应该是一名合格班主任的基本功,教育诊疗绝不是班主任工作的全部,但对于绝大部分想在工作上有所作为的班主任来说,肯定是其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只有具备这样的意识和能力,才有可能让自己的班主任工作走向成功。

下面以我自己的班主任工作亲身经历为例,谈谈我对教育诊疗在班主任工作中重要作用的认识。

记得我第一年刚开始做班主任的时候,和其他新班主任一样,对自己的工作也是充满豪情壮志的,可惜那时完全就没有教育诊疗的意识,在班主任工作中完全就像一名只会充当管理的工头。遇到学生的问题,一上来就管,从来没有先问为什么的诊疗意识,例如学校规定学生穿校服的时候必须把衬衫上面第二个纽扣也系上,但是那时班上有一名男生无论我怎么提醒都不肯系上,我也不问为什么,只是认定他是有意在和老师作对,于是我加大对他的管理力度,结果这个学生越来越叛逆,最后竟然把那个纽扣也剪掉了,无奈的我最终也只能不了了之。那一年类似这样的失败例子还有几个,结果那一年因为我对班上几个问题学生没有处理好,导致我几乎把所有精力都用在和这些问题生较劲上了,而班级建设方面则几乎荒废。筋疲力尽的我不但没有取得学生的信任和爱戴,还遭到了由这些问题学生发起的很多学生的集体抵触,后来经过自我深刻反思后我才把这种被动的局面勉强扭转过来。试问,如果当初我具有教育诊疗的意识,在面对类似那位坚持不肯系纽扣的学生时,不是一上来就管,而是先调查为什么,让事件缓一缓,先了解这个学生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再针对他的具体情况,采取最适合的措施,就算最终不能把问题完全解决,起码也不会弄到师生关系那么紧张,教师也不会深陷其中导致没有精力投入到更重要的班级建设上。

后来,我有幸接触到王晓春老师的不少着作,在阅读学习王老师的那些着作时,我开始对王老师提出来的有关教育诊疗等知识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且开始培养自己在这方面的意识,同时努力尝试在自己的班主任工作中进行实践,在王老师及众多网友的指导鼓励下,经过几年的努力,我在这方面写的案例跟踪已经有十多个,字数也达到十三万左右了。

当自己有了教育诊疗意识后,面对学生问题,我会习惯先问什么,那些简单的问题,在经过自己的几个追问后,往往心中就会有数,也大概知道应该以怎样的心态和怎样的措施去处理了。而面对复杂的学生问题,则要经过一段比较长的时间进行调查研究,甚至词语联想、早期记忆等心理学分析方法也要派上用场,同时也通过网络和网友互动,求得像王老师或其他高人的指导,事实证明,经过这样的诊疗后,那些复杂的学生问题往往都可以得到比较满意的解决。

由于自己具备了一定的教育诊疗意识,我的班主任工作不是因教育诊疗而越来越累,而是越来越轻松,而且越来越有成就感了。最近的这11年,我有7年时间都是担任高三的班主任,高三本来教学任务就非常繁重,班主任工作压力也更大,但是我的班主任工作却比其他老师更轻松。在办公室里,经常会听到其他班主任在抱怨自己的学生怎么差怎么不可理喻,还经常看到他们把学生拉到办公室训斥的景象,在办公室里,只要看教师的脸色就几乎可以分辨出那些是班主任了,那些整天脸色沉重的基本都是班主任。而我自己,则从来没有在办公室向其他老师抱怨过自己的学生,因为我完全理解他们产生问题的原因,我也从来没有试过把学生拉过来办公室训斥的经历,因为我知道这样的教育方法肯定是无效的,甚至是起反作用的,我觉得,我之所以能做到这些,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我具有了一定的教育诊疗意识。有了这种意识,在面对任何学生的问题时,我的心态更从容淡定,解决学生的问题也更科学高效,当一个个学生问题得到解决时,教师的成就感就更强烈,师生关系也更和谐,同时对班级建设也会起到极大的促进作用,班级建设的健康发展反过来又会不知觉的促进其他学生问题的解决,从而形成良性循环。今年我在经过层层的评选后,最终被评为本地区的首批名班主任,我觉得,教育诊疗理念的提升是我取得这些成绩的一个重要原因。

综上所述,教育诊疗在班主任工作中的地位和作用也许可以归纳为以下的三点。

1、只有通过科学的教育诊疗,弄清学生问题的原因,才能对症下药,才能彻底解决学生的问题,让学生健康成长。

2、诊疗学生问题的过程,也是教师专业水平自我提升的过程,教师的专业素质在诊疗学生问题的过程中会得到逐步提升。

3、通过科学诊疗学生的问题,可以让自己的教育更具有科学性,提升工作效率,避免教师和问题学生陷入无效的纠缠中,可以提升教师的工作幸福感,让师生关系更和谐,让教师可以腾出更多时间进行班级建设,引领全班向前奋进。从而让自己的教育更接近教育的“无招”的最高境界。

附:我本人关于教育诊疗和教育的最高境界的关系的论述

前苏联教育大师苏霍姆林斯基和美国名师雷夫老师在教育上没有专门的教育诊疗的论述,他们在教育上肯定是达到了最高的境界(引领学生一直向前,学生的问题在跟着集体前进中得到自动解决),但是我认为他们能达到这样的境界,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他们都具有教育诊疗的意识,当然,我指的是广义上的教育诊疗(即研究分析学生再确定教育手段),而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教育诊疗(详见王晓春老师的着作《给教师一件新武器——教育诊疗》)。苏霍姆林斯基之所以始终注意让学生在学习上找到自尊感,成就“大写”的人;雷夫老师之所以能靠自己扎扎实实做课程,设计活动,让学生在这些教育学手段中消化自己的问题。都是因为他们具有很强的教育诊疗意识,通过研究学生的情况,针对自己的学生,对症下药,才能设计出最适合自己学生的课程、活动等教育资源,从而达到引领学生一直向前走的最高教育境界。所以,我认为要达到教育的最高境界,首先得具有教育诊疗的意识,首先得是一位研究型的老师,没有教育诊疗(教育诊疗应该也属于教育学的一部分)的意识,是不可能达到教育的最高境界的。如果说引领学生一直向前走属于“无招”的最高境界,那么由王晓春老师提倡的教育诊疗则是“有招”的最高境界,对于我们一般的教育者来说,能达到“有招”的最高境界就已经算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了。